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外国民间故事 > 正文
NBA天王惊魂:枕边人竟是江洋大盗

不久前,美国得克萨斯州警方采取行动,在NBA小牛队当家球星诺维茨基的豪宅里逮捕了一名涉嫌盗窃的女子,警方发言人称,这位名叫泰勒的女嫌疑人是和诺维茨基同居了两年的未婚妻,江湖号称“千面银狐”,以盗窃和诈骗为生。谁也没想到,职业大盗泰勒会摇身一变成为NBA天王的未婚妻,占据了他的心……

  天王心惊,未婚妻是大盗

  

  年5月6日,在从丹佛飞往达拉斯的小牛队专机上,诺维茨基情绪低落。几个小时之前,小牛队被掘金队扁得一塌糊涂,在西部半决赛中以0比2落后。更令他烦躁的是,在登机前他接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电话,告之警方在他家里逮捕了一个37岁的女飞贼,名叫泰勒,而她正是诺维茨基曾同居两年的未婚妻。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丑陋的真相水落石出时,诺维茨基还是心有不甘,他拿出随身携带的微型摄像机,翻看里面的视频片断,每一段视频都记录了他和泰勒点点滴滴的恩爱。其中一段视频可以见证泰勒对他的柔情蜜意:她梳着马尾辫,穿着一件绿色的宽松T恤在厨房里准备点心,诺维茨基深情地从后面拥着她,他打开冰箱,见里面空空如也,肉麻地对她说“你可真是个坏妈妈”,于是泰勒乖乖地为他做了一份三明治。然后,泰勒温柔地依靠在诺维茨基的肚子上,他长长的胳膊爱抚着她,两人深情地凝视……

  诺维茨基是迄今为止在NBA最成功的外籍球员之一,他在小牛队的年薪为1800万美元,属于NBA顶薪阶层的球星。1978年6月,诺维茨基出生于德国西南部的小镇伍兹堡,他有一个姐姐,父亲约尔格曾是一名手球运动员,母亲海伦曾是德国国家女篮的明星球员。诺维茨基16岁那年,德国男子篮球队队长格施温特纳来他家吃晚餐,对约尔格夫妇说:“把这个孩子交给我吧,我保证他会成为德国最好的篮球运动员,也许他还会进入NBA。”而此时,身为手球教练的约尔格一心希望儿子能继承衣钵,诺维茨基也确信自己一定会进入国家手球队,甚至有人早早地把他当作未来的队长。此时面对老朋友,海伦也有些犯难,当年她早已经和丈夫说定:女儿归自己调教,儿子随父亲发展。最后还是约尔格想出一个主意:“让这小子站在罚球线前投篮,如果他能够连进10球,就可以跟着格施温特纳去试一试。”也许是老天安排,连诺维茨基自己都没想到,他竟一连投进了10个球,那一刻,他就对自己说:“去吧,你是属于篮球场的!”

  此后,格施温特纳把精力全放在诺维茨基的身上,手把手训练他运球、上篮,为他送衣服去洗衣房,为他写成长日记。格施温特纳的付出没有白费。诺维茨基的篮球水平突飞猛进,在德国的乙级联赛崭露头角,被誉为德国神童。20岁那年,他被小牛队看中,开始了NBA的逐梦之旅,此后几年,他成长为NBA的超级明星,被称为“德国坦克”、“诺天王”,是队中的灵魂人物和头号得分点,2007年,他荣获常规赛MVP,成为NBA历史上第一位欧洲籍MVP。

  诺维茨基铭记着恩师为他做的点点滴滴,他征战NBA期间,一直把格施温特纳带在身边作为私人教练兼经纪人。至于感情方面,诺维茨基从未传出过花边新闻,思想传统的他只想找个正经女友,恋爱、结婚、生子,像普通人一样拥有完美的家庭。可就是这样一个世界级的“钻石王老五”,却在感情上栽了个大跟头,坠入陷阱。

  这一切缘于6年前的一个夜晚,诺维茨基接到一个打错的电话,对方是位女士,有着磁性柔美的声音。电话接通后,当她得知拨错了号码时,连忙道歉:“对不起,我本来是要给我的兄弟打电话,他把泳衣落在我这了,我可不想他光着屁股去游泳。”她的幽默让诺维茨基乐呵呵地笑了。长期以来,他像超级战士一样在激烈的赛场冲锋陷阵,心态从未像此刻一样彻底地放松。当两人通话结束的时候,对方自报家门:“HI,我来自巴西,你可以叫我克瑞茜,也可称我为姐姐,拨错了的电话也是缘分!”

  一段电话情缘就此展开,他们开始聊天,频发短信和邮件,像少男少女一样陷入了网恋。作为年薪1500万美元的巨星,虽然诺维茨基开着高档轿车,但他的作风却十分低调,训练、比赛、看书是他生活的主要组成部分,他牢记着恩师的话:“作为一名NBA球星,除了要在场上打好比赛,场下还要有抵抗各种诱惑的本事。”现在,克瑞茜带给他一种全新的、妙不可言的感觉。诺维茨基承认,他不再孤单寂寞了。

  2006年夏,诺维茨基在率领球队杀入总决赛,最后却在决赛场上惜败于迈阿密热火队,沮丧的诺维茨基适时接到了克瑞茜的安慰电话:“亲爱的,你是最棒的,结果并不是最重要的,我用草环为你编了个戒指,它一点也不比总冠军戒指成色差。”诺维茨基心中的块垒一下释怀了,他提出见面的要求,此时,他们已经相识三年了,但一直未曾谋面。克瑞茜却婉转地拒绝了:“我比你大6岁,还离过婚,根本配不上你。”但诺维茨基觉得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我俩在一起很开心。”

  处心积虑,他就是那条大鱼

  在诺维茨基的执意要求下,他们从网上走到了网下。现实中的克瑞茜相貌平平,略显年龄,但她善于察言观色,很会调节现场气氛,显得十分风趣,和她在一起,诺维茨基不会觉得无聊,因此对克瑞茜的印象好极了。

  “你疯了吗?只要你愿意,有多少妙龄模特、当红明星愿意做你的女朋友,而你却偏偏钟情于一个老女人?”格施温特纳大为恼火,但诺维茨基已经铁了心要和克瑞茜在一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喜好,就像有的人喜欢意大利食物,有的人不喜欢。”格施温特纳耸耸肩,以过来人的身份扔下一句“你会后悔的”。

  情迷心窍的诺维茨基干脆让克瑞茜搬进了自己的别墅,两人过起了甜蜜的同居生活。克瑞茜用她的细腻和柔情,让青春年少就漂泊异国的诺天王找到了久违的家庭温暖。更可贵的是,克瑞茜不是个物质女人,每当诺维茨基想给她买珠宝首饰和名牌衣服时,她总推脱说太贵了,她越是如此,诺维茨基越是想给她买,他经常大方地拿出信用卡,让服务员把成打的新款时装和镶钻珠宝打包。2007年圣诞节,诺维茨基送给女友的礼物是一枚价值25万美元的订婚钻戒,他还带着克瑞茜回到德国拜见了父母,他们商定等诺维茨基退役后就结婚。

  起初,格施温特纳以为爱徒只是一时兴起,新鲜劲过后就会和克瑞茜分手,可是诺维茨基却在情网里越坠越深,这引起了格施温特纳的警惕,他劝诺维茨基签订一份婚前协议:“你不是普通人,是身价上亿的明星,婚姻对你来说不是儿戏,涉及名声、财产等诸多方面的问题,你对她了解多少?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和一个身份不明的女人结婚。”“我以我的声名担保,克瑞茜是个难得的好女人。”诺维茨基对恩师说。

  但格施温特纳是清醒的,他从一些细微小事中,发现克瑞茜似乎有些不对劲。当诺维茨基和克瑞茜订婚时,律师需要克瑞茜的出生文件,她一直在找借口,另外,诺维茨基多年来一直留着长发,可是有一天克瑞茜从美发厅做完头发回来后,就动员他剪了个短寸头,而她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塑造男友的新形象——诺维茨基被剪下的金色头发被她在网上拍出了5000美金的高价。事后,当网络上传出这则新闻时,诺维茨基才知情,不过却被克瑞茜以一句:“给生活增添点情趣”遮掩过去了。

  诺维茨基的信用记录一向良好,可是2008年4月,他竟收到了银行寄来的5万美元的信用卡消费账单。诺维茨基百思不得其解,因为他压根没刷过这笔钱,这时,克瑞茜含着泪水向他承认是她干的,她说:“我的一个兄弟因为赌钱欠了高利贷,我如果不帮他,他可能活不过今天了。”她一再表示,因为事情紧急,又碰上他外出比赛,所以来不及和他商量就擅自动用了他的信用卡。看克瑞茜梨花带雨的悲伤模样,诺维茨基心软了,便没再追究此事。

 2008年秋天,格施温特纳去给诺维茨基缴电话费,惊讶地发现他住宅的座机电话费比以往竟多出了800美元,于是,他打了一份通话清单,顿时目瞪口呆,这部电话和一个陌生的固定号码保持着频繁通话,要么在白天,要么在深夜,一通话就是几个小时,从时间上推断,通话的时段都是诺维茨基外出比赛的日子。格施温特纳感到情况不妙,用诺维茨基家里的电话给那个陌生号码打过去,电话那头是位男子,他熟练地称呼着:“甜心,想死你了!”

  格施温特纳惊出了一身冷汗,在他的强烈要求下,诺维茨基同意请私人侦探暗中调查克瑞茜的底细。2009年4月,调查有了进展,结果让人大跌眼镜,她根本就不叫克瑞茜,而是叫泰勒,她也不是巴西人,而是美国人,曾在色情店当过应召女郎,后来成为一位“Gold igger(以美色骗取男人钱财的女人)”。而她经常通话的男人叫吉尔,是泰勒的男友,两人是一对雌雄大盗,已经通过“放鸽子”的方法骗过不少人了。

  诺维茨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那些相片和材料如铁证一般,无情地向他揭示着一个真相:他过去的两年爱情生活是场闹剧,在他接到那个打错的电话时就已经掉到陷阱中,在别墅里曾经情意绵绵搂着的爱人,其实是一位诈骗犯!

  大受打击的诺维茨基愤怒地用脚狠狠地踹向墙壁,格施温特纳同爱徒倾心交谈了四个小时,安抚他的情绪,并给了他一条建议:眼下NBA常规赛正进行得如火如荼,而且小牛队很可能杀入夏天举行的季后总决赛,为了不影响诺维茨基的竞技状态,先不要打草惊蛇,继续留心寻找泰勒的其他犯罪证据。为了安全起见,诺维茨基迅速冻结了所有的信用卡,可计划不如变化快,总决赛还没有结束,泰勒就东窗事发,被警方逮捕了。

  水落石出,天王真心不再随便给

  傍晚时分,当小牛队专机抵达达拉斯机场后,诺维茨基就径直来到关押泰勒的警署。警方掌握的情况,比诺维茨基掌握的更翔实,兰迪探长接待了他,探长告诉诺天王,“过去四年里,我一直在跟进泰勒的案子。我还从没有见过那么疯狂的故事,她实在太职业了。”探长还说,FBI早就盯着吉尔了,就在泰勒被捕的前一天,FBI逮捕了吉尔,是吉尔主动供出了泰勒。

  探长告诉诺维茨基,他已经对泰勒进行提审了,她刚开始很紧张,不停地哭泣,可没过多久,他就发现这个女人很不简单,哭泣只是她的缓兵之计,她能在暂缓压力后把自己的谎言给圆回去,让警方相信她所说的一切,但警方掌握的人证和物证让她无法抵赖。调查显示,泰勒是个“千面银狐”,光化名就多达八个,什么惠林顿、曼奇尼、罗杰斯……她的信用卡、驾照等无一是真的,她曾在不同的地方进行作案。

  1999年,泰勒因使用假支票被抓,2001年,泰勒用另一个化名与商人詹姆斯结婚了。婚后一年,泰勒为詹姆斯刷出33万美元的信用卡债务,然后与他离婚了,詹姆斯不得不申请个人破产,泰勒也被法庭判处5年监禁,缓期执行。此后,在缓刑期间,泰勒依然疯狂作案,受害者达到16人。2004年,泰勒在诈骗了一位牙医的钱后,突然从警方的视线中消失,开始了潜逃生涯。

  6年前,当吉尔偶然弄到了诺维茨基的电话号码后,泰勒就以“拨错的电话”为由,把诺维茨基当成了一条大鱼,实施了一场精心设计的感情骗局,迷得NBA天王神魂颠倒,让单纯的诺维茨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最初,泰勒只是想取得他的信任,套出他的银行卡或信用卡密码,搞一大笔钱就和吉尔远走高飞,但她发现诺天王对她投入了真情,还准备娶她时,她改变了主意。泰勒天真地想,如果真的能做本性善良淳朴又多金的诺天王的妻子,她的人生就不再漂泊了,因此她收敛了不少,继续充当温柔贤妻的角色,谁知人算不如天算……

  水落石出,泰勒再也无法继续潜逃下去了,等待她的不是去结婚的教堂,而是牢房。诺维茨基却深受打击,可怜的他至今都不知道,泰勒到底爱过他没有,或是仅仅把他当作致富的手段?

  随着审讯的进一步加深,泰勒的斑斑劣迹逐渐现出原形。诺天王并不是第一个受骗上当的体育明星,早在1997年,前美国橄榄球职业大联盟著名四分卫(球队的领导者,比赛中负责传球组织、调度球队)班克斯就差点栽在她的手里,据他接受警方问询时回忆,当时泰勒与他接触时使用的名字是特蕾莎,通过班克斯的一个大学朋友得到了他的电话,起初班克斯没有搭理这个陌生人,但是随后泰勒发了一张照片给他,24岁的班克斯不禁心潮涌动,因为照片上的“特蕾莎”十分迷人,于是两人很快开始了交往。不过班克斯很快就发现了泰勒不光彩的过去——1994年,泰勒被圣路易斯县判处伪造证件罪。当班克斯主动终止与她的关系后,她还不死心,一次次打骚扰电话,直到班克斯给了她一笔钱,她才从他的生活中消失……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09年6月,泰勒在狱中接受媒体采访时曝出了更劲爆的消息,声称她已经怀有诺维茨基的骨肉:“我认识诺维茨基已经6年了,我没有告诉他关于我的过去,是因为我害怕失去他。”泰勒说,“因为他是我唯一的生活支撑,如今我怀孕了,但我只能过孤苦伶仃的生活。”她是从达拉斯的监狱转移到波蒙特监狱前,做身体检查时发现怀孕的,医生告诉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3个月了。

  “如果孩子是我的,我一定会负责,孩子是无辜的。”得知消息,善良的诺维茨基第一时间表态,他向法院提交了要求独自拥有孩子抚养权的申请,不过这次他学聪明了,他提出首先要做一次亲子鉴定,以证明泰勒肚子里的孩子确实是他的。

  2009年7月5日,诺维茨基在接受德国《图片报》杂志采访时袒露心迹:“我依然想要有个家,但是首先我心里的创伤先要愈合。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生活总还要继续,我依然渴望一份爱,我想要养育一个家庭,能有一群孩子在我四周奔跑,一起在花园里玩耍,但是这一次我不会再轻易让别人赢得我的心。”他还请媒体和球迷不要继续嘲讽泰勒的长相不堪入目:“因为她已经得到了惩罚。”诺维茨基表示,“尽管这段恋情已经结束,但在我心里,当初恋爱时的感觉依然美好。不管外界如何评价泰勒,她都是个风趣幽默的女人,和她在一起很愉悦。”

  泰勒的案子将于7月20日在密苏里州开庭,让人唏嘘的是,如果泰勒没有露出狐狸尾巴,7月18日将是她和诺维茨基成婚的日子。现在的泰勒,已经准备在狱中写一本自传,希望能通过这样的方式赚点钱,支付巨额的律师费和生活费。而长期以来,诺维茨基一直像保护珍宝一样,精心保护着自己的私生活,不让它受到旁人无端的骚扰,现在却不得不面对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各种小报头条的窘境。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