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外国民间故事 > 正文
阿历克桑德教授分身之谜

1976年1月18日那天,巴西里约热内卢市的一座教堂被挤得水泄不通,观众多达700人,教堂里人头攒动,洋溢着一片激动的气氛。

  大家的目光都一致投向台上,在雪亮的水银灯下,坐着10个人,他们是超心理学家詹姆斯·哈里逊和他的助手卡梅拉曼,哈里逊的朋友内罗毕大学心理学教授丁·罗巴兹,坐在讲台最中心的是当天实验的主人公阿历克桑德·丁·菲利欧斯教授及其助手,此外还有肯尼亚的新闻记者和翻译。

  17时30分,一个人走到讲坛前,简单地做了自我介绍,他就是里约热内卢大学的心理学教授,这次实验的公证人赛尔莫斯。

  “现在阿历克桑德教授的分身实验开始,这次实验由肯尼亚的詹姆斯·哈里逊教授主持。阿历克桑德教授是第二次面向国外进行分身实验,第一次是1969年4月,由日本人中冈俊哉先生主持的。”

  阿历克桑德教授坐在讲台中央的一把椅子上,哈里逊教授在他对面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一瞬间他的分身从里约热内卢到了内罗毕。

  阿历克桑德教授高声地对观众说:“当我把右手握成拳头放在膝盖上时,我就可以分身了。从这时起,我的分身可以随时随地飞到你想要我去的地方,我可以把那里的情况全部告诉你。”

  说完,他就合上双眼,一动不动,神色安详,口中念念有词,集中意念,所有观众的目光都随着阿历克桑德教授的手的起落而起落。

  几秒后,教授突然将右手向下一挥,握成拳放在膝盖上。顿时,他的面部表情一改原来镇定自若、笑容可掬的样子,而呈现出一种虚脱状,双目自始至终紧闭着。

  “请你把自己看到的说说吧,越详细越好。”哈里逊教授说。

  阿历克桑德教授点了点头,从容不迫地说:“现在,我站在内罗毕车站的前面,很多人正在等车。公共汽车停在一旁,那公共汽车上面漆有3条红道。街边卖衣服和卖杂货的店铺比比皆是,但这条街并不漂亮。那么我现在该向哪边走呢?你们说说……”

  哈里逊教授说:“那么你向右拐吧,走2米左右,你给我们说说那条叫布雷吉特的街是什么样子。”哈里逊教授就住在这条街上。

  在这以前,阿历克桑德教授从未离开过巴西到国外去过。当然对非洲肯尼亚的这一都市更是一无所知。在这次与会者中间,除了哈里逊教授及其助手以外,谁也没有去过这条街。因此,哈里逊和他的助手应是阿历克桑德教授是否能分身的最有力的见证人。

  阿历克桑德沉默不语,二三秒后,他说:“这是一条小马路,非常清洁,房子都是崭新的,有很多漂亮的大商店。在一家商店的招牌上写着:‘马克·斯宾萨’。它的旁边是一家汽车商店,里面有意大利车、西德车……”听到这里,哈里逊教授兴奋极了,他叫起来:“请你到卡乌那街228号我家里去一趟,进里面去也没关系。”

  “好,我找找看,半路的情况还说吗?”

  “不论什么,尽管说吧!”

  二人交谈之后,阿历克桑德沉默了一会儿,不久,他开始描述了:

  “现在我走到一个小剧场旁边,剧场前面贴着一张海报,是关于歌星M·沙契的。有五六个年轻人在剧场前高兴地交谈着。现在到了卡乌那街93号,旁边是94……再往前一些(沉默了一会儿),啊!这是228号。住宅前挂着一块写着詹姆斯·哈里逊的牌子。这是一幢二层的红砖楼房,铁门漆的是黑白相间的颜色,前门是木制的,现在我到里面去看看。”

  “进了前门,右边是会客室,壁上挂着手枪和猎枪。这边是厨房,再过去是孩子们的房子,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正在看书……”

  他继续详细地叙述下去,正在记笔记的哈里逊额头上渗出了晶莹的汗珠,拿着笔的手在不停地微微颤抖。

  阿历克桑德又描述了内罗毕市内的一些情况。会议公证人赛尔莫斯说:“时间太长了,他太疲倦了。”于是哈里逊说:“好,行了,回来吧!”

  于是,阿历克桑德结束了历时20分钟的分身实验。眨眼间,他的分身返回来了,他的面部也很明显地恢复了原状。

  “太成功了,谢谢!”哈里逊兴奋地握着阿历克桑德的手,宣告实验成功。“你的描述100%正确,不到现场,是绝对说不出来的。”

  教堂里响起了雷鸣般经久不息的掌声。

  日本学者中冈俊哉先生认为,这种被称为“脱体”或“分身”的超人能力是一种“精神感应移动”。

  1969年4月24日,中冈先生也对阿历克桑德教授的超常功能进行过实验。中冈当时是去巴西收集材料,在那里听说有这样一个人,于是他立刻去和教授见了面,并进行了分身实验。

  “我的肉体在这里,但我可以使另一个‘我’到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去,我去趟日本怎样?”

  “你懂英语吗?”

  “不是很懂。”

  “你懂日语吗?”

  “一窍不通。”

  中冈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他想到如果对方通晓英语和日语,那么就有作弊的可能。

  阿历克桑德当着中冈和500名观众,面对着台下盘腿而坐。他向观众说明,当他将右手举起来再放下的时候,另一个他就到了日本。

  中冈要求教授到他居住的千叶市去一趟,因为如果去一个他不熟悉的地方,那么就无从知道对方的能力是真是假。

  观众都屏声息气,全神贯注地看着阿历克桑德。他突然刷地一下将右手举起来,3秒后,他将手又放下,他那紧闭的双眼眼皮微微地颤抖着。会场一片寂静,在紧张地等待了一阵之后,他开口说话了: “这是一条漂亮的街道,日本字下面都标着罗马字和英文。五颜六色的彩带在飞扬,这里正好在举行高速公路通车剪彩仪式。”

  中冈怀疑自己听错了,因为当他离开日本到这里来的时候,京叶公路还没有通车。

  “这里是港口,烟雾弥漫,有一座楼上写着‘カヮサギ’(日语川崎的意思,在千叶港有一所川崎钢铁厂)。港内到处停泊着货轮,有一艘货轮的船体是浅绿色的,上面有二条红色的横线,飘扬着一面红底上带星和镰刀图形的红旗,这是苏联的船。那船上写着‘波斯托克’字样。”

  中冈先生觉得脊背上直发冷,他想,对方如果能达到这种程度的话,那简直可以充当电视的宇宙中继站了。阿历克桑德教授所说的情况和千叶港的实际情况完全相符。

  在这之后,阿历克桑德又按照中冈的要求去了千叶公园,他详细地描述了他所看到的景色。当他说到中冈先生那位在公园附近的Y君的家的样子时,这位日本学者竟情不自禁地拍案叫绝起来。

  阿历克桑德本人是一位心理学家,同时也是文学家和物理学家。对于他自己的超众能力,他说过这样的话:“我想这不是凭我自己的能力……”因为,除此之外,到目前为止世界上对这种特异功能尚找不到科学的解释。

  1976年3月29日,三保罗市珠宝商伊莎贝尔·亨利夫人17岁的女儿西莉亚失踪了。伊莎贝尔请求阿历克桑德帮助寻找。教授让夫人把西莉亚的照片摆在桌子上,他只稍稍看了一眼,然后用手遮住额头,目不转睛地查看地图,几分钟后,他在一张白纸上画了一张详细的图,从车站往南行2000米的样子,有一个加油站,那姑娘正在那个加油站旁边的小饭馆里干活。伊莎贝尔夫人立刻给波特阿列哥列的朋友打了一个电话,几小时以后,他们就找到了那个姑娘。

  阿历克桑德利用他的透视能力帮助别人寻找失踪者已达千余次,准确率达100%。

  目前,在东欧国家以及美国兴起了“精神力学”的研究。这门科学有可能揭开人体超常功能之谜。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