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外国民间故事 > 正文
俄罗斯“魔幻凶宅”之谜

在俄罗斯哈尔科夫市郊区,有一栋特别的房子。外表看起来朴素至极,内里却极尽装饰之奢华。据说,其修建者是一个不为人知的艺术家,而这栋房子就是他最满意的一副“作品”。令人诡异的是,人们走入房子内部时,会觉得有人在背后注视着自己,甚至有人眼前会出现恐怖的影像,因此当地人称其为“魔幻凶宅”。

  2006年初,一个单身母亲住进了这栋房子,令她胆寒的是,爱子托姆居然有了一个看不见的“朋友”,经常自言自语地说话;而她,也逐渐出现幻觉,看见天花板上浮现出一个恐怖的鬼脸——

  怪事不断

  2006年初,俄罗斯哈尔科夫市郊区,单身母亲娜塔莉和儿子托姆搬进了他们新租的房子,一幢两层的独立小楼。房子连带全套家具出租,装潢十分考究,租金却相当低廉。娜塔莉对此非常满意。

  正式入住后,娜塔莉仔细观察了一下房子的装饰:通向二楼的楼梯被设计成双层螺旋形,黑铁铸成的楼梯扶手上雕刻着繁复的花纹,每个房间到处都充满了令人眼花缭乱的色彩。房门和窗户造型奇特,墙纸、窗帘、桌布、沙发套的花纹颜色都不一样、各有特色:有的是简洁的几何图案,有的是美丽的碎花图案,有的是繁复的花纹,甚至连大小的家具和壁橱上都涂满了各种色彩的纹饰。客厅里,两面空白的墙壁上各画有一个巨大的人脸,一个是男人,一个是女人,他们正好脸对脸,仿佛在互相对视。整个住宅就像一副独特的现代派作品,令人联想起毕加索或达利的经典名画。

  娜塔莉觉得装饰过于繁复,不太喜欢。但她8岁的儿子托姆却很喜欢新家的艺术风格,说就像童话中的乐园。托姆经常在房子里跑来跑去,做着“藏猫猫”或者“寻宝”的游戏。渐渐地,娜塔莉发现儿子身上起了一些奇怪的变化。

  搬家后第三天晚上,娜塔莉和托姆坐在楼下的厨房里吃饭,托姆忽然站了起来,好奇地问道:“妈妈,你听见吗?有人在说话!”娜塔莉茫然四顾,没有任何声音:“宝贝!你听错了。”托姆反驳:“不,确实有人在说话,声音是楼上传下来的。”说完他哒哒哒跑上楼梯,过了很久才下来,神秘地说:“我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可是‘它’不让我告诉你!”

  此后,娜塔莉发现托姆经常侧起耳朵细听,可她却什么也听不见。一天晚上,娜塔莉去儿子的卧室,发现托姆正趴在床上哈哈大笑。“什么事情那么开心?”娜塔莉问。“嘘,妈妈,别出声,它在唱滑稽的歌曲。”可是娜塔莉依旧什么都听不见,她不安地问:“它还在唱吗?为什么我听不见任何声音?”“他唱得可有趣了。”忽然托姆指向天花板,“妈妈,你看,它的脸在天花板上出现了!”娜塔莉朝上望去,可她只看见卧室雪白的天花板。

  娜塔莉很为儿子担心,她带着托姆去看精神科医生,医生却诊断一切正常。那为何他会产生幻听幻视呢?娜塔莉感到疑惑不解。慢慢地,她发觉自己也开始碰到诡异的现象——有好几次,她看见家具自己挪动位置;无风的天气,门窗紧闭,窗帘或者门帘却疯狂地摆动起来;有一次,她看见客厅里的沙发像一辆疾驰的轿车向她猛冲过来,她惊叫着闪避,却发现沙发又自己朝后退,退回到原来的位置。

  晚上,娜塔莉躺在床上,长久凝视着空白的天花板,天花板上逐渐出现一张大大的、满脸皱纹的丑陋面孔,娜塔莉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揉揉眼眶,又重新睁开,那张面孔依旧没有消失,并快速在天花板上移动!娜塔莉惊出一身冷汗,她直直地定住眼球,过了很久,那张脸才逐渐消失。

  娜塔莉被吓坏了,她想起儿子托姆自称在天花板上看见过一张脸,于是她问托姆,他看到脸是什么样子的?托姆说,它是一张很老很丑的脸,他们早就认识了,它经常和他说话,为他唱歌。娜塔莉惊讶万分,后背冒出一阵阵寒气。

  谣言四起

  娜塔莉发现,这栋诡异的房子似乎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它会用各种方式表达出自己的情绪。有一次,娜塔莉发现螺旋形的楼梯居然旋转起来,越转越快,托姆解释说“房子生气了。”“你怎么知道?”娜塔莉问。“因为它告诉我了。”又有一次,娜塔莉发现两面墙壁居然对换了!原本在左边的画着男人头像的墙壁变到右边去了,在右边的画着女人头像的墙壁变到左边去了,原本两个头像都面带笑容,现在他们显得很生气,面对面地对视着,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

  而娜塔莉自己的喜怒哀乐,房子似乎也有特殊的感知方式。当她感到心情愉快时,碎花窗帘会有节奏地起舞;而当她心情烦躁时,墙壁上会出现大大小小的鬼脸;当她心情紧张时,地毯甚至会快速起伏。

  娜塔莉几乎被这栋充满魔幻色彩的房子逼到了崩溃的边缘,她发觉儿子托姆的行为越来越古怪,经常裹着被子靠在墙壁上睡觉,或者在地毯上翻跟头,或者在屋子里倒着行走,说这些都是房子命令他做的。

  一天早晨发生的事情,让娜塔莉的承受力终于达到了极限。她发现挂在卧室墙壁上的一张油画发生了奇怪的变化,本来油画中站着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可现在,男孩变成了老头,女孩变成了老太,两人的表情也变化了,孩子眼中的天真被老年人的沧桑所代替,画中两个人的眼睛注视着她,眼神中似乎充满了诡异。“天哪!这个房子一定有凶灵!”娜塔莉惊呼。

  在搬进新宅四个月以后,娜塔莉终于受不了了,她将这匪夷所思的事情告诉了周围的人,“魔幻凶宅”确实闹鬼的传说不胫而走,在小城里成了街谈巷议的奇闻。甚至有人说房子里是一个“色鬼”,专门调戏年轻又思春的寡妇。

  令娜塔莉感到惊讶的是,过了一段时间,有人主动联系到她。那个人用了化名汉森,说他是凶宅前一任的房客,他们一家在房子里住了六个月之后,再也受不了了,便搬出了房子。凶宅的种种怪事,他们早就经历过了。这家人害怕别人的议论,所以不敢向人提起他们的遭遇。

  原本娜塔莉想尽快搬出凶宅,但是她已经预付了一年的房租,毁约会使她蒙受很大的经济损失且无处安身,她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小城中人们的风言风语又给娜塔莉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她想退缩了,不再追究此事,现在汉森先生的出现给了她新的勇气,他的证词,说明一切都不是她和儿子托姆的胡思乱想,这所房子确实有古怪。娜塔莉鼓足勇气,向当地报纸求助。

  解开疑团

  娜塔莉的要求登报后,由记者搭线,一个超自然学家组成的小组进驻了娜塔莉家。前几天一切风平浪静,专家们甚至怀疑娜塔莉母子是在说谎。但就在第五天,发生了异常。

  女教授安吉拉早起刷牙时,忽然从盥洗室内的小镜子里看见身后有人在注视着自己,她惊愕地看着镜中突然出现的脸,缓缓地回过头去,可是她的身后什么都没有,再回头看镜子,镜中若隐若现的人脸也消失了。

  有人长久注视窗帘时,窗帘忽然在无风的状态下飘动起来;甚至有人在吃早餐时,用眼角余光看到客厅里的桌子飘浮到半空中,当他转头留神去看时,桌子却又稳稳地回到了原地。虽然专家们或多或少看到一些难以解释的场景,但是没有一位专家听到过奇怪的声音。

  安吉拉在怪宅中拍了很多照片:造型古怪的家具、带美丽花纹的窗帘和床单,各处悬挂的油画和风景照,她把这些照片寄给自己的老朋友——心理学家卡尔·罗杰斯,想得到一些帮助和启示。

  罗杰斯看到照片时,顿时被各种繁复而古怪的图案震撼了,他直觉地感到,凶宅发生的怪事与它们有关。罗杰斯立刻开车奔赴现场。他在房子里来回走动,细致地观察着。

  心理学家的敏锐使罗杰斯意识到,房子中所有的装饰图案或者所悬挂的画,都不是普通的画和花纹,它们是人们常说的“幻觉图像”。所谓幻觉图像,也叫作错觉图像,它们是利用人眼的错觉所制作出来的特殊图像。

  罗杰斯发现,在娜塔莉和托姆的卧室里都挂着这样的幻觉图画,娜塔莉和托姆无意识地凝视幻觉画,再看头上的天花板,幻觉画中的白色部分转换成天花板上的黑色阴影,他们就会在白色的天花板上看见一张皱巴巴的面孔。

  此外,罗杰斯还发现,娜塔莉家中的窗帘图片是独特排列的椭圆形原点。全部拉上后,看起来就如同一排移动的麦浪,猛然一看,就如同有一阵阵的风吹过窗帘。同理,魔幻凶宅内里所有的窗帘、台布和沙发布等都是不同的幻觉图案,当人精神集中或者漫不经心时,他们会看到图案在发生变化,或者在移动,窗帘无风自动、沙发飞速行驶,这一系列的幻觉就是这么来的。在人心理高度紧张时,他们会产生图案在高速运动的错觉,所以娜塔莉认为怪宅能感知自己的情绪。

  娜塔莉碰到的壁画互换的情况,则是创作者利用了距离产生的幻觉。近看这幅幻觉壁画(图示3),它是一个生气的男人脸孔,往后退几步再看时,会发现它是一个开心微笑的女性。

  当弄清楚凶宅的奇怪现象与幻觉画有关时,大家都松了口气,但娜塔莉紧接着提问:为什么托姆能听到娜塔莉听不到的声音?罗杰斯也百思不得其解。

  威尔、罗杰斯于是主动联系了前任房主汉森先生,他表示自己10岁的女儿也听到过诡异的声音。只有孩子才能听到奇怪的声音,而所有的大人都听不到,这个事实让专门研究声学的安吉拉有了一个想法:托姆等孩子听见的声音,很可能是一种极高的音频。耳的可闻音域范围,是20赫兹到20000赫兹。人耳对高频的感知力会随年龄增长而衰减,所以幼年时几乎人人能听到20000赫兹的声音,但中年以后,很多人就只能听到15000赫兹甚至更低了,听不见极高频了。因此有些高音频,只有孩子们才能听到,年龄大的人已经听不到了。

  经过追查,大家在阁楼找到了音频发生器,幸而它已年久失修,所以托姆听到的声音是断断续续的,没有对他的身体造成进一步严重的伤害。

  如今,凶宅的真相大白。修建者虽然是一个不知名的艺术家,但他却对错觉画有着深厚的造诣,他经过周密的计算和巧妙的装潢设计,使居住在房子里的人能产生各种视觉幻想。如今,这座魔幻凶宅已被娜塔莉改造成一个错觉画博物馆,前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单身妈妈娜塔莉的母爱与坚持,让她找到了“魔幻凶宅”闹鬼的根本原因,不只为自己带来了财富,更及时解救了自己的儿子。

0
0
 
广告
广告